淫迷艷婦前田香织穿鞋干閨娘 [5/8]

(5)

石公子一邊任由我猛吸亂舔,一邊閉著眼睛嘟囔說:“嗯!活兒是真地道!嘶!爽!……嗯……要是再有個屄就好了,一個叼,一個溜,那還不爽歪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心裡忽然一動,想起了我的老搭檔——陳麗。我心想,陳麗如果在這裡就好了,保證讓這小子幾分鐘之內解決,憑借我們兩的這身本領,這小子只要玩過一次就非上癮不可!

想到這,我抬起頭看著石公子說:“公子,您還別說,我還真有個姐妹兒,就是她暫時不在北釐。”

石公子低頭看了看我,問到:“她叫個啥?活兒咋樣?”

我笑著說:“她叫陳麗,活兒可浪了!絕對到位,只要您高興,回頭我們一起伺候您,您想怎麼來就怎麼來,我們姐妹兒絕對聽您的。”

石公子聽完,拍拍我的頭說:“嗯,那好,有機會你們一塊到我那裡去,你有啥事兒,只要在北釐地面上,還沒有我石懷仁擺不平的。”

聽他說這話,我心裡十分高興,小嘴兒一張,又叼起他的大雞巴來。

石公子玩了一會兒,拔出雞巴對我說:“來,擺個姿勢,咱們也來鑽鑽屁眼兒。”

我笑著從地上站起來,石公子拉著我走到沙發跟前,我彎下腰,一只腳踩到沙發上,使勁的向後撅了撅屁股,兩片柔軟肥碩的臀肉分開,黑色的小屁眼兒露了出來,由於剛剛被二哥干過一次了,所以柔嫩的屁眼兒早已在狀態之中,二哥殘留在屁眼兒裡的淫水兒還不停的往外冒呢。

石公子高高的挺著硬邦邦的大雞巴,把雞巴頭頂在屁眼兒上,屁股一送,大雞巴十分順滑的連根操了進去,一時間我們都舒服的哼出了聲“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房間裡再次響起了肉肉碰撞的聲音,肉香四溢,剛剛被二哥挑起的淫騷性欲終於在石公子的大雞巴上得到了補償,屁眼兒內的股股淫騷悶癢也全被石公子那似鐵棍一般的大加藤奈绪经典巅峰之作雞巴的酣暢抽操所解除。

“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石公子強有力的下下碰撞,我淫浪的高聲叫著,似乎天地都有點旋轉了,我只覺得嘴裡發干,真渴望有一根粗大的雞巴也同時塞進我的小嘴兒裡來,否則,只會覺得空蕩蕩的。

“嗯!嗯!嗯!嗯!……操!……緊!……爽!……”石公子一邊快速的激烈前後運動著,一邊用雙手抓著我屁股上的嫩肉,兩個碩大的雞巴蛋子也不時的拍打在我的大腿根上。

“哦……”石公子突然將大雞巴從屁眼兒裡拔了出來,剎那間,我也仿佛失去了重心似的仰面躺在了沙發上,石公子順勢一俯身,大雞纱仓真菜star-543在线绪川里绪禁断巴一挺,我馬上小嘴兒一張,兩下配合的十分默契,石公子的大雞巴頭兒直直的插進了我的嗓子眼兒裡。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粗大的雞巴頭兒快速的進出著我的嗓子眼兒,我一邊盡力吸吮大雞巴,一邊忍住咳嗽,渾身上下竟然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嗯!嗯!嗯!”“唔唔唔唔唔唔”石公子一陣亂插,我也是白眼亂翻,直被插得不知道天地為何了,突然,石公子猛的哼了一聲,粗大的雞巴在我的小嘴兒裡暴脹數倍,一抖!再一抖!一股股火熱火熱的濃濃精子直接射進我的肚子裡了。

高潮余韻還沒有過去,石公子已經穿好衣服了,他看了看表,然後對我說:“妹子,我還有事情,你把你電話給我。”

我告訴了他我的電話,石公子拿出手機一邊聽一邊記錄下來,然後,他又對我說了他的電話,我也趕忙記下來,石公子笑著說:“以後有啥事情直接跟我說吧,我看你人不錯,咱們也就是朋友了。”

我是一心想攀上他這根高枝的,聽完,也急忙笑著說:“那以後還免不了要多麻煩公子您了。”

石公子一笑說:“啥時候你那個妹子來北釐,可別忘了給我介紹介紹?”

我笑著說:“您放心吧,保證您滿意。”

我們正說著,只聽門鎖一響,二哥許風從外面進來了,我慢慢的穿著衣服,石公子已經繞出屏風和許風說話,不時的傳出陣陣淫笑,不用聽也知道了,大概也就是兩個色男人討論的那點齷齪的東西。

我穿好衣服走出屏風,石公子已經離開了,許風贊許的看看我說:“妹子,這次你來我這裡收獲可不小啊,呵呵,石公子對你的印像很好!以後你在北釐算是站住腳了,不過麼……”

許風把門關好,走到我面前,低聲說:“妹子,這石家兩父子在北釐難免有點小議論,走的太近麼,呵呵,你要小心啊。”

我聽出許風的意思,看來這官場上的凶險真是時刻存在著,石公子叫許風二叔,可背地裡卻喊他是“老流氓”,許風自然也不是等閑之人,雖然表面上你好我好,不過卻也早有提防了。我對他們這些官場上的事不感興趣,我只想利用他們完成我的工作,完成了工作就可以提到更多的錢,誰能幫上我,我就和誰好,不相干的人都給我滾到一邊去。

我笑了笑,說:“知道了二哥,謝謝您。”

許風也笑了,對我說:“妹子,你的事情都辦完了,一會兒你就去一樓拿東西,這些都是很重要的,你帶好了。”

我一聽事情已經辦得妥當了,自然十分高興,笑著說:“二哥謝謝您了!那我就先走了。您沒事情悶的慌就給我打電話,隨叫隨到。”

許風笑著點點頭。

我從許風的辦公室裡出來,坐電梯到一樓拿上我的東西,在回家的路上,我仍舊找了一個復印的地方將所有的文件都復印下來。官場凶險,生活中又何嘗不是呢?尤其像我做的這種生意,法律我是多少知道一點的,人不能為了錢而把命都混丟了。

一切弄好,日頭已經高高掛在中午的天空上,前幾天的大雪已經融化了,風也小多了,天空放晴,這是一個安靜的冬季午後。

回到家,我先洗澡,然後做了熱呼呼的東西吃,吃了東西,倦意上來,我小睡了一會兒,下午2點,我重新穿好衣服,拿著文件。我的目標是省城總公司。

雖然北釐距離省城並不遠,不過因為下雪路滑,車還是小心的開著,2個小時以後,汽車才上了去往省城的高速路。

走進總公司大廳的時候,我看看表,正好是5點。一些以前見過的同事都已經下班了,不過我沒看見陳麗。

因為是外派人員,所以我有權利直接見劉董事,當我走進他辦公室的時候,發現陳麗正好也在。劉董事還是那個半死不活的樣子,永遠的都是面無表情,陳麗則像一朵開放的花似的,對劉董事有說有笑的,聽他們的談話,似乎是在討論下個月公關部的一些工作計劃。

如果我在公司,那麼這個工作是我來做的,現在是陳麗來做,比起面對劉董事那張沒有表情的臉,我倒更願意在北釐呆著。

陳麗看見我來了,笑著拉著我的手,劉董事也微微的點點頭,然後讓我們坐在他對面的轉椅上。陳麗不是外人,所以沒有回避的必要,況且,很有可能,陳麗也會和我一起參與到北釐的事情中來,所以劉董事並沒有特別的表示,陳麗也就留下了。

我先是向劉董事彙報了這兩天的情況,然後拿出所有的文件讓他過目,劉董事非常仔細的看著這些文件,半個小時以後,他才如釋重負一般的躺進了皮轉椅裡,閉上眼睛,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嗯,不錯,很好。張小姐不愧是咱們公司首席公關,能把這個項目做好,你立功了。”劉董事雖然臉上一點笑的意思都沒有,不過聽的出,他的口氣的確是很開心的。

像劉董事這麼的誇獎別人,我和陳麗都是第一次聽到,覺得很詫異,我笑著說:“應該的,您過獎了。”

想了想,我又說:“劉董事,我希望請求公司可以允許將陳麗也派往北釐,理由是……”

還沒等我說完,劉董事揮了揮手,說:“不用說了,已經開過會了,陳麗原本下星期派到北釐,既然你來了,那你和陳麗就一起回北釐去,這個事情我批准了。”

我和陳麗聽完都很高興。陳麗甚至有點激動的抓住我的手。

錢,的確是最大的推動力,至少對我和陳麗來說是如此的,憑借著那點死工資,陳麗怎麼能甘心呢?她當然希望有機會參與進來,豐厚的獎金,是一切做事的動力。

劉董事今天並沒有交代下一步的工作計劃,反而,他對於石公子和北釐市長卻起了很大興趣,反復的問我石公子這個人的情況,最後,他對我們說:“你們先回北釐,工作計劃會很快到達。希望你們努力工作,當然,公司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這個三人會議結束後,我和陳麗從公司出來。陳麗看上去很高興,急著讓我請客,我當然不會拒絕她了,所以我們在省城的一家川菜館裡好好吃了一頓。

晚上,起了風,氣溫也降了下來,我和陳麗一起回家。

陳麗的家位於北區,房子不大,陳麗和我一樣,也是孤身一人,我們的想法比較一致,還不算太老的時候,弄一筆錢,成家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我不止一次的來過她家,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住在一起的。

回到家,陳麗說:“張姐,咱們是連夜回北釐,還是明天早晨回去小说网站排行榜前十名排行榜?”

我笑著說:“你的意思呢?”

陳麗說:“這個破地方悶死了,我可不願意再呆下去,我整理整理東西,咱們這就走,我估計12點以前能到北釐。”

我透過窗戶看了看外面的天,雖然起了風,不過月亮和星星都清晰可見,看來今天晚上不會下雪了。我點點頭對陳麗說:“那也成,你現在收拾收拾,咱們這就走。”

說是收拾,其實也沒什麼東西,不過是一些衣服,內衣,絲襪,鞋子,化妝品,毛巾,洗發水之類的東西。我和陳麗有過許多出差的經驗,所以很快就弄好了。

現在的交通的確很發達,北釐和省城之間有24小時的班車,晚上9點多,我和陳麗已經坐在了車上,陳麗一邊和我說話,一邊吃著路上買來的零食,也不過是呆在公司裡無所事事怎麼煩悶了,新來的那些同事怎麼怪了,還有新上任的總經理怎麼威風了,不過我一直比較納悶,以前都是我們直接對總經理做彙報,現在卻改成了劉董事。

陳麗說:“現在總經理這個位置不過是個幌子,劉董事才是真正的總經理,這是董事會的決定,世紀花園的那個工程就是沒采納劉董事的建議,所以才搞成今天的樣子。”

我說:“那直接讓劉董事當總經理不得了成宫琉璃下马番号图片?干嗎還弄個幌子?”

陳麗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北釐這方面的事情都是劉董事做主的。”

我一想,管他呢,反正我對這些所謂的高層變化向來不感興趣。所以也就懶的繼續說了。

陳麗笑著說:“姐,北釐有啥地方好玩的?”

我聽完一笑說:“那個破地方有啥可玩的?不過,我聽許風說,在西山有個明朝時期留下來的寺院,趕明咱們去看看。”

陳麗笑著說:“在省城可把我悶死了!整天晃呀晃的,也不知道干個啥,真沒意思。我早就想去北釐了。”

我笑著說:“到了北釐有咱們忙的,我看公司弄不好會在北釐有大行動。”

陳麗點點頭說:“現在的局面就是這樣了,世紀花園弄來弄去,弄成了個爛尾巴,北釐這邊有地,有貸款,現在咱們如果能和石公子那邊搭上關系,拿下幾個工程,說不定公司真就把重心轉移到北釐來。”

我想了想,說:“不會的。我肯定不會的。”

陳麗看看我說:“為什麼不會?”

我說:“北釐做的再大,可畢竟是個小地方,而且距離省城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不過北釐的消費水平卻和省城差太多了,老百姓都沒錢,誰買房產?我總覺得,北釐不過是公司的一個退身步,救火的地方,早晚也和世紀花園一樣——爛尾巴。”

陳麗聽完點點頭。

這時,汽車司機叫了一聲:“還有沒有去北釐的?走啦!”

車門一關,汽車啟動了。

在汽車裡晃悠了2個多小時,臨近12點的時候,我才推醒靠在我肩膀上的陳麗,到北釐了。

下了車,車站黑呼呼的,幾盞昏黃的路燈也沒有幾個亮的,不過滿天的星星卻都很清晰,風很大,氣溫仿碧蓝之海铃木惠子佛又下降了,我和陳麗互相擁著走出車站。到了馬路上,我們趕快找了一個出租車。

回到家,總算暖和過來,陳麗也來了精神,這看看,那看看,我脫了衣服,先把水弄好,招呼著她洗澡。

因為我在北釐的房子也不大,所以我們就睡在一起。好在房間裡的暖氣特別充足,小小的房間反而顯得很溫暖活潑。

陳麗打開電視,看著,我見水熱了,招呼她說:“妹子,去洗澡。”

陳麗答應一聲,脫著衣服,陳麗比我的個頭高一些,皮膚白嫩,兩個飽滿的乳房軟軟的掛在胸脯上,她和我一樣,一直保持著良好的身材,腰很細,屁股又肥又大,白白嫩嫩的,大腿十分的修長,兩只小腳,陳麗和我在一起的時候自然不會見外,當著我的面她就把全身的衣服脫個精光,我仔細看了看她兩條大腿之間,一股黑聳聳的屄毛兒顯得十分可愛,我看著她,笑著說:“妹子,你這一身肉啊,姐姐都羨慕呢。”

陳麗笑著說:“姐,瞧你說的,你那一身浪肉才讓我羨慕呢。”

我們說笑著,陳麗去洗澡了。

趁著她洗澡的工夫,我急忙把以前復印過的那些文件找出來,想了想,最後把它們都藏在床鋪底下一個不起眼的舊書包裡。雖然我和陳麗是姐妹又是搭檔,不過這些東西事關重大,我還要謹慎一些的。

陳麗一會就洗完了,走進臥室裡,一邊擦著長發一邊說:“姐,你去洗吧,水還好。”

我笑了笑,脫掉衣服走進廁所。

洗完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陳麗剛剛在車上睡了一會兒,所以現在她的精神來了,坐在床上一邊吃零食一邊看電視,雖然電視裡播放的只是一些北釐本地的新聞。

我把外面門鎖好,走進臥室,關好門,見陳麗仍舊光著身子,說:“妹妹,圍上點被子,小心別感冒了。”

陳麗笑著說:“我不冷,這屋裡真熱。”

我笑著搖搖頭,看了看拉好的窗簾,然後把燈一關也上了床。

我把被子擺好,然後半躺半依的坐下,陳麗見我躺下了,撒嬌似的非要躺在我懷裡,我扭不過她,也就隨她了,我們兩個在這溫暖的小屋裡光著屁股坐在一起,難免的,都有點意亂了。

好在以前也有過這麼無聊的時候,和陳麗住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是光著屁股鑽一個被窩裡,你摸摸我,我摸摸你,親個嘴兒,摳摳屄捅捅屁眼兒也是有的,兩個娘們兒,弄弄也就睡覺了。

晚上,我們睡的都很舒服。

轉天10點多我們才起床,各自洗個澡,穿好衣服到外面吃東西,現在陳麗剛剛參與進來,怎麼說我也要帶她先熟悉熟悉北釐這個地方,吃過早飯,我們叫了輛出租車在北釐城裡轉悠了一圈,北釐實在太小了,比不上省城的一個區大,不過麻雀雖小,什麼還都很全,有商業街,住宅區,政府區,寫字樓,法院,甚至聽說現在還要在北釐東南面搞一個什麼高新技術區。圍繞著北釐轉了一圈,也不過用了半天的時間,下午的時候我和陳麗回家了。

剛進家,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趕忙拿出手機,果然,是劉董事的電話。

“今天我和總經理碰了個頭,你們在北釐主要還是多接近石公子這個人,現在北釐要搞高新技術區,聽說就在北釐東南面的府城一帶,現在咱們公司也對這個項目比較感興趣,你也知道,世紀花園的工程虧空很大,現在雖然渡過了一些難關,不過為了把世紀花園收尾,咱們還需要一筆啟動資金,所以,你們要通過石公子介入到高新技術區的項目中去,國家撥款自然水分要大許多。”劉董事很仔細的說著。

我聽的也很仔細,劉董事繼續說:“石公子那邊我還不太了解,你和陳麗先去摸摸他的底細,錢方面的事情聽聽他的意見,隨時和公司聯系。”

我聽完說:“好的劉董事,我們一定辦好。”掛了電話,我把劉董事的意思和陳麗說了,陳麗聽完點點頭說:“姐,你給石公子那邊打個電話,約他出來見見。”我點點頭,撥通了石公子的電話。

“喂?”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是石公子。

“石公子您好,是我,小張。”我笑著說。

“嗯?小張?”石公子似乎沒聽出來我的聲音。

“前天我和您在許風的辦公室裡……”我提醒他說。

“哦!是妹子你啊!呵呵,你在哪裡?”石公子想起來了,笑著問。

“我在家呢,石公子,我妹妹來了,您要不要見見啊?”我笑著說。

“哦!你妹妹來了!哈哈,那太好了,你們一起到我這裡來啊,我當然想見見你妹妹了。”石公子高興的說。

“反正我們也沒啥事情,還真想到您那裡去玩玩呢。您有時間嗎?”我問。

石公子說:“時間我有的是,你們到我這裡來吧,我在我的店裡,勝利大街1號,新世界健身娛樂中心。你們直接上樓就找到我了。”

“那好,就這麼定了,咱們一會兒見。”我加藤莉娜abs082在线笑著說。

“好好!”石公子也聽出我話裡的意思,高興的答應下來。

掛了電話,我和陳麗各自收拾起來。

外面的天氣又陰了,呼呼的北風也刮了起來,眼看又要下雪。

我穿好黑色的連褲尼龍絲襪,褲衩和奶罩一律不要,陳麗也穿上白色的連褲絲襪子,一黑一白格外顯眼,外衣還是比較不顯眼的,我們也盡量不讓人注意,畢竟也不是什麼正大光明的事情。

出了家門,上了出租車,很快,我們就來到勝利大街,勝利大街還算是北釐一條比較像樣的大街,兩邊開著飯店,服裝店,百貨商場,這一條大街也就算是北釐的一個商業中心了,不過在我們看來,這裡更像一個趕集的集市,和省城那些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比起來,這裡實在不算什麼。

在車上,我就已經和陳麗商量好到時候怎麼說了,既然想打聽高新技術區的工程,自然陳麗的身份成為了代表嘉華公司。

勝利大街1號,新世界健身娛樂中心。

說是中心,其實也不過是一個三層樓的建築,外面都刷上了金色的油漆,看上去挺鮮艷的,雖然如此,不過也能看出是座老樓改裝的,一些老樓的痕跡還是很明顯的。

上了台階,我們走進一樓的大廳,我回頭看了看外面的天,陰沉沉的,已經開始飄落小雪花了。

不算大的大廳,正前面是一個服務台,一個模樣很普通的小姐站在後面,可能是因為沒什麼客人,小姐看起來懶懶的。服務台的兩邊散落著幾個沙發,側面是一個棕色的門,裡面放著快節奏的音樂,估計裡面正有人做健身運動。

我和陳麗走到服務台跟前,問:“小姐,我們是來找石公子的。”

服務小姐看看我們說:“我們這裡只有石經理,沒有石公子。”

我說:“就是石經理,我們是他的朋友。”

小姐不再說什麼,拿起茂木夏树和奔驰男漫画電話,問到:“經理,下面有兩個女的,說是您的朋友。”

呆了一會兒,小姐放下電話,指著服務台後面的一個小門說:“經理讓你們從這個小門直接上3樓。”

我和陳麗走進了小門。

樓道很窄,應該不是客人走的地方,看樣子像是消防通道改裝成的,總之這條小樓道顯得十分破舊了。上到三樓,也就是到了頂樓。樓道裡很安靜,因為沒有窗戶,所以開著燈,兩邊的牆壁都很陳舊了,這裡以前似乎是個學校,樓道不長,而且只有一個門,就是最頂端的一個紅漆木門,門框上面寫著幾個字:總經理辦公室。

我們上來的時候,門已經打開了,石公子正站在門口。他還是那身裝束,不過頭發顯得有點亂。好像是剛剛睡醒似的。

“呵呵,歡迎歡迎,張小姐。”石公子雖然對我說,不過眼睛始終在陳麗身上亂轉。

我笑著走過去,說:“石公子,給您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妹妹陳麗。以後我就是您的大妹妹,她就是您的二妹妹。”

石公子的個頭似乎比陳麗還矮一點,他兩只眼睛盯在陳麗身上,似乎是要把她吃了似的,聽完我的介紹,石公子笑著說:“好!就這麼定了!大妹子,二妹子!好好,以後咱們就是朋友,哈哈。”

石公子把我們讓進了他的辦公室。他把門關好,鎖上。

石公子的這間辦公室幾乎就是一間標准的學校教室,甚至連黑板都還沒有去掉,看來這個三層的小樓以前的ipj-088河爱雪乃確是個學校。

辦公室很大,地面上鋪著花紋的地磚,正中央是一個辦公桌,桌子上除了一個電話就是堆放著一些雜志,沒什麼正經東西,桌子後面是把皮椅,石公子和許風一樣,也在房間的一角裡弄了個屏風,不過他這個屏風又高又大,我還從沒見過這麼高大的屏風,不過看上去也是古香古色的,屏風遮擋了房間很大的一個角落。

“來,咱們到那邊坐,坐下慢慢聊。呵呵。”石公子高興的把我們讓進了屏風裡。

繞過屏風,我們看見了裡面,屏風遮擋的這一角兩面是牆,靠牆角的是一張大床,床頭有暖氣片,燒的火熱火熱的十分暖和,地面上鋪的不像是地毯,好像是一種厚毛毯,踩上去比地毯還軟和,還舒服,床的旁邊有沙發、茶幾,對面還立著一個小電視櫃,一台日本產的電視機放在上面,以及VCD等等,在床的另一邊是個小型的冰箱,看樣子也是外國貨。這裡的布置和許風的辦公室差不多,看來他們還是風格一樣。

我們三個把鞋都脫了,石公子讓我們坐在沙發上,他從冰箱裡面拿出幾瓶可樂,打開來遞給我們,房間裡的暖氣燒的很熱,喝點涼汽水也好。

雖然還沒到晚上,不過因為外面陰天,所以房間裡顯得黑了些,石公子打開燈,然後一屁股坐在床上,笑著看著我們,說:“二妹在哪裡發財啊?”

我笑著說:“石公高桥圣子2019新番子,我妹妹和我一樣,都是在地產公司做業務代表,是省城的嘉華房地產。”

石公子點點頭說:“嘉華,嘉華,嗯,我聽說過,是省城裡的大公司啊!呵呵,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們姐妹是女中的巾幗啊。”

陳麗笑著說:“看您說的!我們姐妹兒算個啥呢?不過是混口飯吃罷了。您才是真正的貴人呢!我沒來北釐之前就聽我姐說了,您石公子是北釐的大人物!您跺跺腳,北釐都晃三晃呢。”

石公子聽完,笑著說:“哈哈,你姐姐過獎了,過獎了!”

我看石公子挺高興,急忙把話題轉入正題,說:“石公子,今天我們姐妹兒來呢,一方面是陪著您開心開心,另一方面呢,我們也的確有點事情想求您。”

石公子聽完,說:“嗯,我也料到了,既然是嘉華房地產,那好,有啥事情你直接說。在北釐這裡,你也知道的,我石某人還算是個人物,你先說說看。”

陳麗笑著對石公子說:“公子,是這麼回事。聽說現在咱們北釐想在府城那一帶搞一個高新技術開發區,現在正招標,所以我們公司想投標,不過,嘉華一直就是在省城發展,最近才到北釐來開拓,人也生,地也不熟悉,不過總是做生意,有好處當然大家分,至於說您的那份,自然是您來定,只要能在政策上照顧照顧咱們,公子,不但您得錢,就是我們姐妹兒也是您的了。”

我在一邊聽著,沒想到陳麗這次說的這麼直接,以前我們出去公關可不是這樣,這次陳麗一上來就把話說的很明白,開門見山,這樣也好,讓石公子自己考慮。

石公子聽完,喝了一口汽水,沉默了一會兒,說:“高新區的事情現在的確是弄的很火暴,我爸爸也每天在跑這個事情,投標的公司有北釐本地的,也有省城的,不過你們也知道,北釐是個小地方,本地的公司沒有這麼大的實力,所以主要還是要靠外面的公司來做,不過,現在國家對這方面弄的很嚴格,尤其是投標,都是有監督的,照顧當然是可以,不過……難度也有的。”

石公子嘴上說“有難度”不過兩只眼睛卻在我們身上亂轉,我和陳麗一看就明白了,沒見著啥東西這小子是不會這麼輕易應允的。

我站起來,走到石公子身邊坐下,半靠在他肩膀上說:“石公子,石大哥!這個小忙您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我們可是把您當成了貴人了!您總不能見我們丟了飯碗吧?您也別說個‘難’字,您是北釐大人物啊,這個算個啥?”說著,我把手放在石公子的大腿上來回摸著。

石公子看著我笑著說:“你也別跟我說了,呵呵,跟我那小弟弟先談談,它要是爽了,啥都好辦了。哈哈。”

我笑著推了他一下說:“說說的你就沒個正經了。”

我扭過臉對陳麗笑著說:“妹子過來。”

陳麗浪笑著站了起來,走到石公子跟前,我笑著對陳麗說:“跪下啊?”

陳麗跪在石公子面前,我笑著拉開石公子的褲子拉鏈,把小手伸進去,一下就把他的雞巴掏了出來,石公子啥也不說,就看著我們。

我笑著捏著石公子的雞巴頭兒問陳麗:“這是啥?”

陳麗笑著說:“雞巴。”

我笑著說:“這雞巴大不大?”

陳麗看了看說:“夠大。”

我說:“雞巴咋不硬呢?”

陳麗笑著說:“沒叼。”

我笑著說:“你湊近點。”

陳麗一邊笑,一邊把臉湊近石公子的雞巴。

我捏著雞巴頭兒放在陳麗的鼻子底下說:“聞聞,騷不騷?”

陳麗聞了一下說:“騷,真騷!”

我笑著說:“騷啥啊?再騷還能有咱們姐妹兒騷?來,妹子,讓咱石公子先品品你嘴裡的功夫。”

說著,我把石公子的雞巴頭兒塞進陳麗的小嘴兒裡。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淫迷艷婦閨娘 雏乃智美磁迅雷下载[4/8]
下一篇:淫迷北川杏树手机在线播放艷婦閨娘 [6/8]
秒橹小说